第四十一章(2 / 2)

温柔狙击 时星草 17983 字 3个月前

姜青时眨眨眼。

孟缙继续,“谈了大半年后分开了。”

之后,他便没有了谈恋爱的心思。

姜青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为什么分手?”

“她想回国发展,我那个时候不太愿意。”孟缙告诉她,“还想知道什么?”

姜青时连忙摇头,“这些就够了。”

她眉眼微弯,俏皮道,“我也不是那么八卦的人。”

孟缙被她逗笑,翘了翘唇问:“你呢?”

“我什么?”姜青时愣住。

孟缙:“大学没有谈恋爱?”

姜青时:“……我们学校的男生长得都不帅。”

孟缙微哽,想起她是颜控,有些哭笑不得,“那你选择沈岸,是因为他长得帅?”

“……一开始是。”姜青时倒也没瞒着他。

“那现在呢?”孟缙低眸注视她,“现在和他相处得不错

,也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姜青时怔住,没有想过孟缙会问这个问题。

她沉默着,思忖着该怎么回答时,搁在桌上的手机震了震,是沈岸发来的消息:「到了。」

姜青时朝落地窗外看,一眼看到停在路边的熟悉车辆。

隔着些许距离,沈岸将车窗降下,转头看向她这边。

遥遥相望几秒,姜青时收回视线,“现在——”

她话还没说完,孟缙问:“他到了,你先回去吧。”

姜青时停了停,“要不要送你一段?”

“不用。”孟缙觑她一眼,“我想去学校里走走。”

姜青时不勉强,“那我先走了。”

孟缙:“去吧。”

拎起包,姜青时准备走时,想起自己没有回答他的那个问题,唤他一句,“孟缙哥,现在不是了。”

她依旧选择沈岸,不单单是因为他长得帅,还因为她也……喜欢他。

不确定是什么时候喜欢的。

她只知道等自己发现的时候,她好像已经无法阻止自己的心脏不为窗外的那个人而跳动了。

-

晚间风大。

姜青时推开玻璃门走出时,沈岸从车里走下。

她站在原地愣了下,才慢悠悠地朝他走近。

等待的人着急,阔步地走到她面前,“不冷?”

他低眸看着她,很轻微地皱了下眉头,又自然而然地将一个暖手宝塞入她手里,“上车。”

感受着掌心的暖意,姜青时无声地弯了弯唇,“沈总,你怎么还随身携带这种可爱的小东西?”

沈岸牵着她往停车的地方走,淡声道:“因为我老婆怕冷。”

“……”

听到沈岸的回答,姜青时眉梢上扬,满脸傲娇,“原来如此。”

沈岸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坐上车,冷气被隔绝在外。

车内的坐垫早已加热好,连空调的温度也开得比日常高了几度。暖呼呼的热源吹到脸颊,让姜青时觉得温暖。

她扭头望着后上车的人,“今天怎么是你开车?”

沈岸抬眼:“嗯?”

姜青时戳了戳他手臂,“司机呢?”

“下班了。”沈岸看她,微眯了眯眼,“你希望司机开车?”

姜青时直觉沈岸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过不重要。她歪着头看他,顺着他的话往下,“嗯。”

这回,换沈岸不懂了。

他蹙了下眉,似是困惑,“为什么?我开车技术不好?”

应该没有吧。

“……”

不知为何,姜青时被他这句话呛住,忍不住地将发散思维,转换到别的“开车技术”上。

注意到姜青时红了的脸颊,沈岸勾唇,“沈太太。”

姜青时:“什么?”

沈岸侧身,抬手轻捏了下她脸颊,嗓音低

低道,“我说开车技术,你脸红什么?你想的是什么?”

姜青时抬眸,恰好捕捉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她羞赧,忙不迭把人推开,嘟嘟囔囔道,“我脸红是因为车里温度高,热的。”

她慌乱解释,“我什么都没想,是你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

沈岸:“我说的话哪儿容易让人误会了?”

“……”姜青时语塞,有点儿说不过他,她斜他一眼,不讲理地说,“反正就是容易让人误会的。”

话落,她不和沈岸在这种话题上纠缠,催促道:“赶紧走吧,我想回家了。”

沈岸眉峰微挑,“真是着急回家?”

“……对。”姜青时睨他,“沈总不会不想回家吧?”

沈岸轻笑,倒也没有要在这儿和她算账的意思,他点点头,“行,那我们回家再说。”

姜青时:“……”

一路疾驰到家。

下了车,为避免沈岸乱来,姜青时在他靠近时,连忙说了一句,“还不太舒服。”

沈岸神色微敛,正色道:“我看看?”

“……不要。”姜青时瞪他,这回是耳朵脖子都红了,“你今晚别乱来就行。”

沈岸无言,抬手捏了捏眉骨,嗓音低低道:“我没那么变态。”

本来姜青时不故意挑衅,他是没有那方面的想法的。

他知道自己昨晚把人折腾狠了,也想让她好好休息。

听到这话,姜青时一脸不信:“真的?”

沈岸看她,“不信?”

姜青时瞧着他这架势,非常懂得审时度势地开口,“信信信,我信。”

她要是说不信,这人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折腾自己。

进了屋,姜青时才想起来问他,“你刚刚是从公司过去的?”

沈岸嗯了声,换上鞋往厨房走,“陪我一会?”

姜青时一愣,“你还没吃晚饭?”

沈岸:“没有。”

回家后再从海棠园去接她,路程比较远。

所以沈岸干脆在公司加班,加到她给自己发消息,便直接过去。那样的话,她等待的时间会缩短。

姜青时怔了下,抬手拉住沈岸的手臂。

沈岸侧目,“怎……”

他话还没说完,姜青时踮脚亲了他一下,眉眼盈盈道:“奖励。”

“……”

沈岸挑眉,嗓音微哑,“就这样?”

姜青时无言,盯着他眸色深深的眼瞳,心跳加剧,“你先吃饭,其他的再说。”

沈岸扬扬眉,不疾不徐地说,“行,等我吃完饭再说。”

姜青时:“……”

她怎么觉得自己给自己挖坑了呢。

姜青时吃得很饱,沈岸问过她一点都不吃后,便只打算给自己做一碗简单的面。

厨房不需要姜青时帮忙,她今天在外待了大半天,也有点儿累。

走到沙发上坐下,姜青时拿出手机,看到孟今雪给她发的消息:「青时,你回家了吗?」

姜青时看了眼时间,连忙回复:「回了,怎么了?」

孟今雪:「没事了。」

姜青时蹙眉,隐约觉得孟今雪情绪不太对。下午在咖啡馆的时候,她就有所察觉,奈何孟今雪没有主动提,她也就没好意思问。

现在想想,自己好像又做错了。

思及此,姜青时直接拨通她的电话。

响了几声,电话被接通,“喂。”

孟今雪温温柔柔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青时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姜青时抿唇,正想问她找自己是有什么事,先听到她那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今雪姐,你在哪儿啊?风声怎么这么大?”

孟今雪静了静,低声道:“我在路边。”

姜青时:“路边?”

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哪儿的路边?这么晚又这么冷,你一个人在路边吗?”

孟今雪轻轻嗯了一声,有些艰难地说,“青时,这边没有路过的车,你方便让司机过来接我一趟吗?我手机要没电了。”

“当然。”姜青时毫不犹豫,“你把定位发给我,我现在过去接你。”

孟今雪:“……好,谢谢你。”

-

挂了电话,姜青时往厨房跑,“沈岸。”

沈岸偏头,看她着急的神色,“出什么事了?”

姜青时:“我要出去一趟,我感觉今雪姐和梁怀吵架了,她说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让我过去接她。”

沈岸拧眉,随即把火关了,“我陪你去。”

姜青时稍顿,指了指锅里刚煮好的面条,“你吃饭吧,我一个人去就行。”

沈岸:“我不放心。”

他直接把围裙解下,走到她面前,“去楼上拿一件你的衣服,厚实一些的。”

姜青时愣了愣,反应过来:“我现在去。”

“……”

夫妻俩循着夜色出门,孟今雪发给姜青时的定位,是在北边半山腰别墅那儿的。

在车里问了沈岸一句,姜青时才知道,梁怀的父母住那边,他们今晚应该是去那边吃饭了。

姜青时皱眉:“一起回去吃饭的话,怎么让今雪姐一个人走了?”

沈岸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

他安慰姜青时,“先不着急,待会你问问她。”

姜青时郁闷地点头,转头问他,“你饿吗?待会到路边买点吃的吧。”

借着红灯时间,沈岸看她紧绷的神色,故意说了句让她放轻松一些的话,“我老婆亲我一下,我就不饿了。”

姜青时觑他,注意力被转移,“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

沈岸嘴角噙着笑:“现在应该不算紧急的时候?”

姜青时不理他,皱着眉头问,“梁怀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今雪姐的事吧?”

沈岸沉默。

姜青时扭头,“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沈岸:“我不太清楚。”

他是有听陆嘉文念叨说梁怀的一点私事,只是他向来对朋友感情生活不感兴趣,自然也就没有多问。

所以当下这会,他也没有办法回答姜青时这个问题。

姜青时眯眼打量他,“真的?”

沈岸点头,“我很少问他们的事。”

姜青时琢磨了一下,按照沈岸性格分析,确实如此。

她偏头看向窗外,幽幽叹气,“你说感情的事,怎么那么复杂。”

沈岸嗯了声,过了会问:“今晚和孟缙聊了什么?”

问题来得猝不及防,姜青时懵了几秒,才说,“没聊什么。”

沈岸挑眉,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光吃饭吃了一个半小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