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1 / 2)

温柔狙击 时星草 17983 字 1个月前

第四十一章

提到吃饭,姜青时想起自己还欠孟缙一顿饭,她思忖几秒,抬眸看向他,“应该是我请你。”

孟缙挑眉,也不和她争谁请谁,他轻笑一声说,“好啊,吃什么?”

姜青时稍顿,“你想吃什么?”

孟缙静了静,低头问她,“我想吃什么都行?”

“……”

姜青时犹豫几秒,“只要不是太难预约的,应该没有问题。”

孟缙:“行,那走吧。”

姜青时愕然:“现在?”

孟缙垂眼,“五点了,到地方差不多六点,不是刚好?”

孟缙说的话,让姜青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她抿了抿唇,还想说点什么,孟缙先问,“有别的事?”

“不是。”姜青时仰头看他,“我们怎么过去?”

孟缙稍顿,好笑看她,“你今天没开车?”

“没有。”姜青时回答的毫不犹豫,“司机送我过来的。”

孟缙点点头,没再多问。

他掀起眼皮看向不远,问她,“你想打车还是坐公交车?”

话落,他又问姜青时,“你应该有很久没有坐过公交车了吧?”

“……”

姜青时从小到大出门都有司机接送,坐公交车的次数屈指可数。

她回忆了一下,在国内好像是不超过五次。

但在国外的时候,她坐过很多次。

“国内是很久了。”姜青时坦然,“不过我们今天还是打车吧。”

她可以体验公交车,可和孟缙一起体验,总觉得有些超出他们现在的朋友界限。

以前姜青时可能不会想那么多,现在的她却会不由自主地去思考。

当然,她不是怕沈岸生气。她就是纯粹觉得,自己已婚,且和沈岸有了感情,适当和异性保持一些距离,还是很有必要的。

她不想和沈岸的关系刚要往下发展,就陷入僵局。

两人到路边拦车,坐上车,姜青时掏出手机,先把沈岸从黑名单放出,而后给他发了条消息:「我晚上要请人吃饭,沈总要替我买单吗?」

沈岸大概是在忙,过了一会才回她:「在哪吃?」

问完这一句,他没等姜青时回复,直接给她转了一笔钱。

看到那一连串熟悉的数字,姜青时深深怀疑,要不是微信限额二十万,沈岸很可能会给她转更多。

想着,她有点儿想笑:「沈总,我请人吃饭用不上这么多钱。」

她又不是沈岸他们那种规格的饭局。

沈岸垂眼回复:「以防万一。」

姜青时没忍住弯了下唇:「你不问我请谁吃饭?」

沈岸:「请谁?」

姜青时:「一个你知道后可能就会撤回请客费的人。」

这条消息发出,沈岸没再给她回消息。

姜青时紧盯着手机

,忍不住猜测那人是不是生气了,吃醋了……还是忙别的事情去了。

正想着,突兀地手机铃声响起。

姜青时垂眼看着来电显示,跟旁边的孟缙说了一声,“我接个电话。()”

孟缙看她,“他的??()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姜青时点头。

孟缙兀自笑笑,语气温和,“接吧。”

姜青时接通,沈岸清冽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你们在哪儿吃?”

“……”

姜青时失笑,“你不打算撤回?”

“暂时不打算。”沈岸说,“请谁你也是要请的。”

这笔钱总不能因为是请他的情敌,他就撤回,这会让姜青时难堪。

姜青时哦了声,意外他的细心,她想着孟缙和司机师傅报出的目的地,低声道:“应该是在以前学校附近,你要过来?”

“以前学校?”沈岸那边有几秒的静默,“初中还是高中?”

姜青时初高中学校不在一起,不过隔得也不是很远。

姜青时:“初中。”

说完,沈岸那边安静了一会,才有声音再次传来,“快要结束跟我说,我去接你。”

姜青时唇角微弯:“知道。”

挂断电话,孟缙出声,“你和他相处得还不错。”

姜青时一顿,看了眼前面的司机,转头看向他说,“他对我……很好。”

孟缙莞尔:“能感觉出来。”

姜青时嗯了声,隐约觉得和孟缙独处在一个空间,越发不自在了。她纠结着,挑起一个聊起来不会那么尴尬的话题,“你在国内待多久?”

孟缙:“还不确定。”

姜青时:“你的全球巡演时间,没有完全定下来?”

“有些城市定了,有些没有。”孟缙看她,“怎么?你是希望我在国内待久一点,还是不希望?”

闻言,姜青时静了几秒,回答他说,“孟缙哥这是打算聘请我做经纪人?”

经纪人才能安排孟缙的行程,她又不是他的经纪人,这个问题问她没用。

孟缙没想到她会这么委婉地提醒自己,他们俩现在的关系。

他扬了扬眉,有点儿诧异地看着姜青时,“你真的变了不少。”

姜青时不介意他这样说自己,温声道:“孟缙哥,你也是啊,我感觉你现在有点儿幼稚。”

以前明明挺成熟的。

孟缙一噎,哭笑不得,“好了,不逗你,也不说让你为难的话了。”

他无奈笑笑,“免得你不自在。”

姜青时暗暗松了口气,瞥他,“我是怕你不自在。”

“不会。”孟缙应完,突然想起点什么,“你是不是……还在自责?”

姜青时抿唇,“抱歉。”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那件事不怪你。”孟缙看着她,“那件事,应该换我跟你说一声抱歉。”

孟缙父亲自杀,自杀前见的最后一个人

() 是姜青时。他当时拉着去他们家还东西的姜青时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和她闲聊。

而姜青时,因为没有往另一个方向去想,也因为记挂着回家练琴,一直都心不在焉地听着。

直至警察和救护车抵达,她才后知后觉,孟父当时拉着她说的那些,是遗言,是希望她转达给孟缙的叮嘱。

孟缙怨过姜青时,至少在当下那个时候,他是怨她的。她要是敏感一点,敏锐一点,他父亲或许就不会自杀。

但凡事没有万一。

更何况一个想死的人,就算是第一次被救下了,他们也不一定能次次阻止他。

这些年,关于那件事,孟缙已经完全想开了。

人已经走了,他不能总活在过去,姜青时也一样。

他今天来找姜青时,一方面是存了别的私心,另一方面是希望她不要再因为过去的事道德绑架自己,那不怪她。

“……”

说到那件事,两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姜青时抿着唇角,缄默良久才问,“你这次回来,去看过孟伯伯吗?”

孟缙:“去了。”

他说,“你怎么不问我之前为什么会出现在云城?”

姜青时下意识:“为什么?”

孟缙:“我妈回来了。”

姜青时诧异,“伯母回来了?什么时候?”

问完,她反应过来:“你在云城的时候,她也在云城?”

孟缙颔首,“你可能忘了,我老家是那边的。”

“……”

姜青时眨眨眼,用自己不是很好的记忆回忆了一下,她小时候好像是听大人们提起过,孟缙父母是云城的,在云城结婚后,孟父为了做生意,才来的北城。

之后很多年,就一直在北城扎根了。

瞥见她变化的神情,孟缙就知道她想起来了,“我妈说人老了,想回家看看。”

姜青时怔然,“你上次怎么不说。”

她从小被孟母照顾的次数不少,她回来了,姜青时再怎么也要去看看她的。

孟缙:“你不是在和朋友旅游吗?”

所以他没说。

姜青时默了默,“她不打算出国了?”

“嗯。”孟缙点头,“她以后会在云城,你要是有空的话,她很欢迎你去看她。”

姜青时应下:“好,等天气舒服一些,我就去看她。”

说话间,出租车在路边停下。

两人下车,孟缙领着姜青时往前走。她隐隐猜到,孟缙要她请客吃饭的店是哪一家了。

片刻,两人在一家装潢简单,但干净整洁的店门口停下。

孟缙侧头,“吃这个怎么样?”

姜青时没有意见。

两人进来的这家店,是姜青时初中,孟缙高中时偶尔会来吃的一家店,一家酸汤鱼店,姜青时心情不好就喜欢吃酸的,她每次都会挑一个窗边的位置,看路上形形色色的行人

吃完看完,她心情会变好。

不过,以前来的次数认真算的话,也不算多。

因为徐女士不太允许她在外面吃饭,偶尔吃一次,也都是孟缙说自己想吃,然后两人一起过来。

那个时候的孟缙,在徐女士口中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因此,她不会太拦着姜青时和孟缙走得近。

“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我选择这里。”两人坐下后,孟缙看姜青时。

姜青时:“在国外待久了都怀旧。”

她一本正经道,“我刚回国的时候,吃的也都是以前爱吃的那几家店。”

孟缙:“原来如此。”

说话间,店家把两人点的酸汤鱼送上桌。

闻着酸酸辣辣的味道,姜青时有些饿了。她不再像之前那般拘谨,埋头苦吃。

孟缙好几次想和她说点什么,看她吃得专注,又作罢。

一顿饭吃完,时间还早。

两人坐了一会,孟缙问她,“想不想回学校看看?”

姜青时思考三秒,拒绝他,“太冷了,我不想去。”

孟缙也不勉强,“那就下回。”

姜青时点头。

无声片刻,孟缙道:“你可以给你老公发消息了。”

“……”姜青时一顿,“你都听到了?”

孟缙嗯声,“手机电话隔音一直不太好。”

姜青时想了想,“好像是的。”

发消息跟沈岸说了声,姜青时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孟缙哥。”

孟缙:“想说什么?”

姜青时好奇,“你有女朋友吗?”

孟缙瞥她一眼,“现在没有。”

姜青时哦了声。

孟缙:“怎么不继续问了?”

“我就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好奇而已。”姜青时实话实说,“再问我也不知道要问什么。”

孟缙轻哂,“出国后的第三年,谈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