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2 / 2)

温柔狙击 时星草 9129 字 3个月前

阮萤没空正常,上班族时间总归没有那么自由。但司念不是需要早九晚五的上班族。

司念:「电影首映那几天我可能不在北城。」

她告诉姜青时,她收到云城一场咖啡品鉴会的邀请函,只是还没完全确定去不去。

姜青时眨眨眼:「去呀,怎么不去,就当去那边玩一玩。」

说到玩,姜青时随即问:「司老板需要助理吗?」

司念随即明白她的意思:「姜大小姐要给我做助理?」

姜青时:「要吗。」

司念:「当然。」

说完,司念又想起来问:「我劳役你当我助理,沈总应该不会记我的账吧?」

姜青时哼哼:「你想多了。」

先不说她和沈岸感情没到那个份上,就算到了,他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司念:「那我就放心用沈总的人了。」

看到沈总的人这几个字,姜青时走了神。

她怔神之际,房门被人推开。

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她猛地将手机藏进被子里,抬头看向回房间的人,心虚尤为明显。

瞥见她的动作,沈岸微抬了下眼,盯着她白皙的脸颊,嗓音有些低沉,“还没睡?”

姜青时没多想地说:“你不也没睡?”

怎么还管自己睡不睡。

这句话蹦出来,她注意到站在一侧的沈岸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姜青时没来得及细想,沈岸便说,“我先洗个澡。”

“?”

直至沈岸进了浴室,姜青时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他们俩刚刚的对话有多么容易让对方产生误解。

她微微一哽,瞅着不远处紧闭的浴室门,很想冲过去跟里面的人强调,她不睡觉不是在等他的意思,她只是单纯的不困。

-

房间内光线蔼蔼,沈岸洗完澡出来时,姜青时已经把灯关了躺下。

他瞧着躲在被子里的人,无声地挑了下眉,才不疾不徐走近。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紧闭着双眼的姜青时隐隐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她本来是想在沈岸洗完澡出来之前睡着,可大脑在部分时候是有自己思想的。她越想睡着,大脑就越兴奋。

但是,姜青时又不想让沈岸觉得自己不睡,是真的在等他。

想当然地,她只能用装睡这种笨办法。

床侧有响动,沈岸掀开被子上了床,但没有完全躺下。

至于为什么没有躺下,闭上眼睛的姜青时无从得知。

原本,姜青时以为沈岸可能是要半靠在床上玩一会手机。

但她竖起耳朵听了一会,也没能听见他玩手机的声音。相反,她听见沈岸开了他那边床头柜的一盏灯。

那盏灯的光线昏黄,不明不暗,对睡着的她不会有太大影响。

装睡这种事需要耐力。

而这种东西,姜青时从小就没有。

在沈岸开了灯后,她就禁不住闭着眼睛想,他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睡觉,这个人还不困吗?

换作是她忙了一天,这会铁定眼睛都睁不开了。

沈岸的体力,是不是也太好了一点。

体力这两个字从脑袋里冒出来,姜青时随即掐灭,并且不受控制地咳了一声。

咳完,要面子的姜青时反应过来,她好像暴露了。

这个念头刚闪过,她听见沈岸落在的声音,“不装了?”

“……”

姜青时睁开眼看向他,假装听不懂的样子,“什么?”

两人对上视线,姜青时总觉得沈岸看自己的眼神,能洞悉她内心。

她嘴唇微动,想为自己辩解两句,面前的人却没给她机会。他把手里拿着的书本搁在一侧,俯身朝她靠近。

熟悉的气息逼近时,姜青时心跳如擂鼓,她呼吸稍滞,似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从而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

忽地,沈岸低低沉沉地笑出声。

瞬间,姜青时被猫踩了尾巴似地睁开眼,“你——”

而狡猾的人,在她嘴唇微张时乘虚而入,精准地吻上她的唇。!

时星草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

:,

:,

:,

:,

:,

:,

:,

:,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