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 / 2)

温柔狙击 时星草 9129 字 1个月前

第14章

第十四章

沈岸是个在感知姜青时情绪上不算迟钝的人,只是刚刚在楼下那会儿,他没有往在公司门口跟李清月见面的事情上联想。

毕竟,他这个位置的人要真想做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至于在公司门口。

吃过面到厨房洗碗,沈岸将自己这一天的所有琐碎事情都想了一遍,得到姜青时下午去过公司,看到过自己的结论。

若非如此,她不会说那样的话。

问完这句话,沈岸定定凝视着面前的人,等待她的回答。

而姜青时,在沈岸低眸轻笑,唤她名字一语中的问她时,便陷入了怔松。

她还没来得及回神,沈岸往下弯腰,俯身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猝不及防,脸颊有滚烫的气息拂过,姜青时猛地抬头,对上他深邃的目光。

那双漂亮勾人的桃花眼里,倒映着自己此刻呆傻的模样。

姜青时拉回抽离的思绪,有些恼火地瞪他,“你笑什么?”

她挑他的刺,没有否认自己去公司的事,也没有正面承认。

沈岸不意外她是这样的反应,他敛眸勾唇,嗓音清冽,“去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闻言,姜青时控制不住地阴阳怪气,口气是自己未曾察觉到的酸,“我怕打扰沈总的好事。”

“你不去怎么知道我有好事?”沈岸问她。

姜青时被他的话噎住,缓了缓警告他,“你不要强词夺理。”

沈岸无言。

他应该也不算强词夺理吧。

感受着沈岸的沉默,姜青时以为自己猜对了,她唇角抿成一条直线,脸色一冷,意图赶人,“沈总的问题问完了,能让我休息了吗?”

她一点都不想和他说话。

注意到她神色不太对劲,沈岸没敢逗她,他静默几秒,缓声道:“你下午在公司门口看到的人,是我以前的邻居,她来找我是……”

说到这,沈岸有所犹豫,他不方便在没有问过李清月之前,就把她的事情告诉姜青时。

思及此,他道,“有事找我帮忙。”

姜青时一怔,意识到沈岸是在跟自己解释后,心情有那么一丁点儿微妙。

她没有想过沈岸会特意过来和她解释。她以为,他会和她父亲一样,不屑解释,亦或者是并不觉得自己做得有错,反而觉得女人疑神疑鬼。

一时之间,姜青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眼睫轻颤,有点儿不自在地哦了声,别别扭扭说,“沈总没必要跟我说得那么清楚。”

沈岸挑眉:“怎么没必要?”

他问她。

姜青时抬头对上他幽亮的双眸,回答不上来。

蓦地,沈岸无端地勾了勾嘴角,慢条斯理道,“你是沈太太。”

姜青时是他沈岸的太太,妻子,她误以为他跟其他女人有关系,他当然有必要和她说清楚。

他不愿她胡思乱想,受伤,难过。

即便姜青时并没有太把他放在心上,也不太会因为他跟其他女人有牵扯就受伤难过。

她有的最多是不悦,不爽。

可这不重要。

于沈岸而言,她不开心事态就很严重。

他希望她开心,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骄纵直率。

姜青时再一次因他的话陷入怔松,她嘴唇微动,想说点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两人动作难得一致,低头看向打断他们谈话的手机。

沈岸很明显地皱了下眉头,掏出手机。

在看到来电显示是谁后,他有几秒的迟疑,低声道:“我接个电话。”

“……”

电话接通,梁怀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忙什么呢?怎么还没上线?”

他们之前便约好晚上十点开视讯会议。

沈岸稍顿,口吻淡漠,“他们都到了?”

梁怀嗯哼,没察觉到他不悦的语调,“到了,就等你。”

闻言,沈岸闭了闭眼,沉声道:“知道,马上。”

挂了电话,他敛眸去看姜青时,正要开口,姜青时率先回神,急忙道:“你去忙吧,我要去洗澡了。”

练了瑜伽出了薄汗,她感觉身上脏兮兮的。

沈岸嗯了声,微低地俯下身体,“我刚刚说的话——”

“我听到了。”姜青时抬眸看向他,“我不关心你邻居找你什么事,总而言之,就像我们之前说好的那样,如果你有别的想法,我们便好聚好散。”

听到“好聚好散”这几个字,沈岸脸色微沉,目光紧锁着姜青时,深深沉沉地落下两个字:“不会。”

他不可能会对除她之外的人有想法,也不会接受他们好聚好散。他不会给她说这句话,做这件事情的机会。

-

浴室灯光明亮,宽敞舒适。

姜青时躺在浴缸里,本想闭上眼好好休息一会。可她一闭上眼,脑海里便莫名浮现沈岸去书房前说的那两个字,以及他看自己的眼神。

不会。

他说的不会,是指他不会有别的想法,还是说……他不会和她好聚好散?

这不能怪姜青时发散思维,往坏的方向去想,实在是像沈岸这种腹黑的人,她不得不多揣测一下他话语间的意思。

想了好一会,姜青时没能得出结论,索性放弃。

姜青时在浴室待了一个多小时,沈岸还没忙完回房。

她掀开被子躺上床,禁不住想……沈岸是不是太忙了一点?

正想着,手机叮咚一声,是司念在群里@她,问她睡觉没有。

姜青时:「没有。」

司念:「你老公还没回家?」

看到这话,姜青时脸上一热,捧着手机敲字:「我睡不睡觉跟他回没回家有什么关系。」

司念:「你说呢。」

萤:「你说呢。」

姜青时说不过两人,生硬地转开话题:「司老板这么晚找我是要干嘛呢?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

司念:「这个恐怕不行。」

姜青时:「你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