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人造天使(2 / 2)

穿成人形许愿池后 凌江 10489 字 10个月前

映入眼帘的是猩热的红色液体。

真的是血啊……

许珪抿了下唇,心神震撼。

这是他穿越后第一次看见流血场面。

还是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

隔着还在运作的阵法,贺永逸望着浴血重生的洁白身影,轻笑一声:“人间真出现了天使……”

这下,黑祭祀应该不会再嫌弃祭品档次不够了吧?

他刚刚虽然没看清,但修洛迦明显是在听到黑祭祀评判他不够格时才产生激烈的情绪波动,想来也是对这个评价很是不满吧?

长舒一口气。

修洛迦眼神清醒,知道自己渡过了这个劫难。

他不顾脖颈的伤口,收拢翅膀,降落下来,眼神紧紧地盯着面前毫无波动的人,问道:“你叫什么?”

但黑祭祀却只是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光是看着他手里的锃亮长剑,许珪就心慌:赶紧走赶紧走!这位变态大佬可是连自己都能下得去手啊!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

修洛迦没去追,定定地看着他逶迤妖冶的身影远去,消失在黑夜中。

这时,贺永逸走过来:“神父放心,我们这边有人会一直追踪黑祭祀的。”

早就打开了掌心电脑的姝凛撇嘴。

什么有人,直接报她编号算了!

修洛迦却只道:“他叫黑祭祀吗?……好的,我记住了。”

面对这些遭遇凄惨、意志坚定的人,贺永逸多的是耐心:“你不是信仰神明吗?最后为什么要斩断联系?”

“哈哈哈!”

修洛迦大笑一声,转过身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信仰神明吗?”

贺永逸不知道,当然,修洛迦也没想过真要他回答。

r />   他手中的长剑反射的金属光泽,也比不过他此刻眼神的明亮。

“因为我相信,神能让我活下去!”

无所不能的神是他夜晚唯一的星光!

让他在这个毫无希望的黑暗世界里活下去!

修洛迦用他那双已经变了颜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贺永逸还属于人类的双眸:“当它想要我的命的时候,我就反应过来了,这不是我的神明!”

只是反应的时间太晚,最后也只能靠黑祭祀的外力。

但是。

虽然黑祭祀帮了他,但修洛迦却没什么感激之情。

“……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

修洛迦望着黑祭祀离去的方向。

他想起这人一直嫌弃他是瑕疵品,连当祭品的资格都不够,最后连个名字都不愿意来留下,嘴角就不自禁扬起一道不太愉悦的弧度,眼中满是战意。

他转回视线,看向贺永逸,这么明显的装扮,一看就是调查组的:“对了,请给我在档案上备注白祭祀!”

用词礼貌,语气却极其高傲。

看来,莫名的污染虽然在最后被阻断了,但仪式还是成功了一半。

曾经的神父修洛迦,如今却已经变成是一位非人类的天使。

贺永逸:“???”

他还从来没听过有自己挑备注的惯例。

而且。

就算是备注,也应该是备注白天使吧?

白祭祀是怎么回事?

你这是想和黑祭祀打擂台吗?

没能理解修洛迦脑回路的贺永逸摸了摸鼻子,只能继续尬聊:“你接下来是打算……”

修洛迦:“当然是继续宣扬我的主张。”

姝凛在电脑上查找黑祭祀行踪的间隙,抬头看了新晋天使一眼:“不会吧?你都变成天使了,还要继续宣扬那个可笑的主张?!”

“可笑吗?但这把剑刚才可是真的救了我的命啊。”

br />   修洛迦半点不敷衍,认真地和他们解释自己的主张。

“我当然知道收容物是什么,我也知道让人们持有收容物会造成很多影响,它们还有无数的副作用,可能到时候不仅没法自保,还会因此死亡。”

姝凛收敛了心底的轻视,郑重地回应他:“既然你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微光下。

羽翼舒展的洁白天使对着她微笑。

“因为……”

“手上没有剑,和有剑不用,不是一回事。”

修洛迦收回手里的长剑,恢复成小巧的银饰。

如果他今天手里没有这个收容物,绝对就死了!

有和没有,那是生与死的差距!

收容物纵有千般不好,但只要有这一点优点,修洛迦就不会放弃宣扬自己的主张。

“再说了,这不是还有你们吗?管制收容物,星异调查组义不容辞啊!不是吗?”

修洛迦笑着抬头。

本来还在思考的贺永逸,被他最后甩锅的话语惹得哭笑不得。

这人变成了天使,怎么连恶趣味也继承了?

“对了,这个转化仪式你是从哪得知的?”看着眼前容貌气质大变的修洛迦,贺永逸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异种】毕竟不是生物,一个不会动的转化仪式也不可能凭空出现。

肯定是有人暗中传授。

修洛迦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眼神微暗,泛着危险的神采:“一个骗子巫师,之前在教堂里遇到的,没什么特征、哦!有一个勉强算特征的地方————他的手中经常把玩着一枚硬币。”

贺永逸神情一悚!

硬币?!

不会是祂的许愿币吧!

除了黑祭祀,居然又出了一个敢徒手把玩许愿币的强人!

这人到底是谁?和之前教大学生请神仪式的“师父”是不是一个人?

如果是同一个人,那调查组可就有的忙了!

忽然。

正在摆弄电脑的姝凛挺直脊背,高声道:“哎哎哎哎哎!出事了!出大事了!”

其他两人同时转头,神情都不是太在意。

能出什么大事?

姝凛抬起头,把电脑转过去,眼神惊恐,一字一顿道:“黑、祭、祀、在、租、房!”

贺永逸:“?????”

这句话的每个字他都懂,但连一起他却不明白。

谁在租房?

哦,黑祭祀……

嗯?等等!谁???

黑祭祀在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