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人造天使(1 / 2)

穿成人形许愿池后 凌江 10489 字 8个月前

看着新生的天使骤然杀向那边的黑祭祀。

贺永逸两个从不会对民众安危视若无睹的调查员,此刻居然罕见地站在原地不动了。

开玩笑!

就算他们现在过去帮忙,但到底要救谁,可能还是个问题呢!

说不定,那两位大佬都嫌他们帮倒忙,不如不插手。

随后的画面,也让他们非常心安理得地站在一旁看戏了。

虽然修洛迦长着一双翅膀,看着很可怕,但黑祭司更变态!

他站着不动,注视着眼瞳中越来越近的白色身影,轻吐单字:

“停!”

别管对面是什么,只要黑祭司不想,他们就别想近身。

“???”

怎么回事?

难道是言灵?!

眼神木然的修洛迦被无形之锁定格,他拼命挣扎,想用看似柔软其实比刀子还锋利的羽翼打破身上限制行动的束缚。

但都没能成功。

挣扎中,洁白的羽毛飘然落下,试图沾在黑祭司的衣袍上。

“!!!”瞳孔一缩。

明明眼神黯淡无关,但这一刻的修洛迦却显得无比鲜活。

他盯着着眼前这位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凑近,与他面贴面的男人!

那张苍白的脸,就近在咫尺!

虽然纱网遮掩了对方的眸子,但他就是能从中感知出某种情绪。

这种居高临下的审视让修洛迦心中属于天使的高傲极其难以容忍。

但,无法动弹的他,却只能忍着!

苍白修长的手指抬起,触及天使的面颊,抚摸了一下,磨挲了那最光洁柔软的地方。

如此温柔的动作,却带着令人窒息的错觉。

那环绕在指尖的死亡气息,深深刺痛了修洛迦本该厚实无比的皮肤。

黑祭祀眼神无波:“人造天使?”

虽是疑问句,但语气里没有半点惊讶,就像是自问自答。

他不屑地移开手指,下了判断。

“不够格。”

人造的,属于瑕疵品。

他的神。

怎么能接受瑕疵的祭品?

他不允许!

瑕疵品……不够格……

当修洛迦再次听到这个评价时,无神的双眸中闪过一抹跌宕起伏的波动。

“你、你是……”

此时,吃瓜群众那边。

“咦?!”见过多次转换仪式的姝凛也看到了修洛迦脸上的神采,她对此表示十分惊奇。

“他怎么突然有了理智?!不应该变成傀儡了吗?”

根据调查组的经验,凡是被【异种】转化过的人,都成了它的傀儡玩具。

无法交流,没有理智,不属于人类。

不过,这也很正常。

毕竟,要是随便转化一下就能成为实力更强的种类、还能保持人类的理智,真有这种好事,星异调查组还会放任这么好用的【异种】在外游荡?

再多困难都给你收容回来好嘛!

贺永逸刚见识过跟他一起出任务的黑衣士兵反抗污染成功的过程,很欣然见到这一幕。

“柯博士说过,人类对任何污染都有几率产生抗体,从而保持在彻底异化之前的某种微妙悬停的状态。”

这种状态就是“异化者”。

只是调查组一直都没研究出来,这个产生抗体的决定因素是什么。

姝凛半疑半信:“但是那需要极强的意志力吧?……他有?”

不怪姝凛对修轻视洛迦,实在这种人太少,她不觉得这个整日在媒体里宣扬要“神”降临的骗子神父有这个意志力。

姝凛这边聊天看戏,很是轻松,许珪那边却是瞬息万变。

不知道是不是被黑祭祀刺激到了

顶着黑祭司那莫名熟悉的不以为意的目光,明明已经被抹杀了理智的修洛迦,却突然伸手攥紧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银饰。

猛地一拽!

“……嘭!”

是细长的金属链子绷断的声音。

黑夜下。

那抹轻微反光的银饰显现出了模糊的轮廓。

————那是一柄缩小版的骑士剑!

修洛迦手一甩,长剑应声疯长,化为正常大小。

贺永逸盯着那长剑看了一眼,用肉眼鉴定了一下等级:“没多少特异值,应该是和【教典】一样,只是最普通的G级收容物。”

虽然这把剑没登记过,但随身携带收容物,这很符合修洛迦一贯的主张,贺永逸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对比贺永逸的淡定,一旁的姝凛却是酸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卧槽!”

别管等级高不高!

它帅啊!

“早知道我也搞把能伸缩的长剑了!”目不转睛的姝凛馋到差点流口水。

帅气不分男女!

她也喜欢!

“唰————”

修洛迦完全忽视了眼前存在感强烈的黑祭祀,举剑砍向自己的脖子。

许珪:???!!!

这人是疯了吗?

但奇怪的是,黑祭祀的心底却传来“安全”的结论,这让他有点困惑。

“哐噹!”

明明什么都没有,修洛迦却仿佛砍到了某种无形之物,那段诡异的联系阻止了长剑的前进。

耳边呓语阵阵,幻觉频出,修洛迦却恍若未觉。

上挑的眉眼含着决绝的凌厉,握着长剑的手半点不犹豫!

用力!

再用力!

终于!

“噗、嗤——”

伤痕浮现,真实的鲜血流下。

染红了天使洁白的衣袍。

许珪震惊,下意识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