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1 / 2)

温柔狙击 时星草 9670 字 1个月前

第一十一章

酒吧的果酒,都是专业调酒师调制出来的,味道不会太差。

陆嘉文本身嘴就比较挑,他能聘请到酒吧上班的调酒师,都是业内有名的,做酒水平很高的。因此,酒吧整体水准不会低。

姜青时把沈岸剩下的小半杯酒喝完,小声说,“是还不错。”

沈岸没说话,他眉目沉敛,目光从她脸上缓缓挪开,落在透明酒杯上。酒杯边缘留下了她唇上的口红印记,不是很深,但在氛围灯光烘托下,尤为的性感。

在上面停留几秒,沈岸沉沉嗯了声,端起桌上的另一杯酒饮下,喉结滚动,“还要不要试试别的?”

姜青时抿唇,“要。”

陆嘉文在吃饭间隙去了趟隔壁包厢,回来时姜青时和沈岸便已经不在餐桌边了。

他环视一圈,狐疑问:“岸哥他们呢?”

陆嘉川:“过一人世界去了。”

刚刚两人在餐桌上的互动,他这个单身狗都看在眼里。好在两人没有过分,知道要撒狗粮的时候去楼下,他真的会忍不住提醒他们,包厢里还有人,别太过腻歪。

陆嘉文:“走了?”

梁怀正跟老婆说话,抽空应了他一句,“应该在楼下喝酒。”

“……”

姜青时想要再尝尝其他味道的酒,沈岸自然奉陪到底。

两人回到吧台,沈岸让酒保根据姜青时喜好,给她特别调制。

酒保一一应下,依次给姜青时特调。

果酒的度数都不会太高,姜青时尝了几款,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喜欢的她会喝完,不喜欢的,她一皱眉,沈岸便会接过去。

刚开始,姜青时没太大的感觉,直到沈岸再一次接过她喝了一口便皱起了眉头的酒,她才后知后觉。

沈岸把杯中的酒饮尽,一抬眼便对上她那双潋滟的双眸。他微微顿了下,将杯子搁在台面,有一丝丝不确定,“你喜欢这个味道?”

他以为姜青时还要喝刚刚喝完的那杯酒。

姜青时一怔,缓慢地摇了下头,“不是很喜欢。”

她停了下,把问题抛回给他,“你喜欢?”

沈岸直觉姜青时不是随意问的,他静默几秒,才给出答案,“还好。”

姜青时眼睫微动,盯着沈岸无波无澜的样子,不禁思索自己是不是想多了。沈岸平素最节俭,看不惯浪费,所以把她不想喝的酒接过去喝完,也在正常范畴。

姜青时正胡思乱想着,沈岸轻敲了下她桌面,“还喝吗?”

“想去洗手间。”姜青时说。

沈岸随即从椅子上站起,低头看她,“走吧。”

姜青时:“啊?”

沈岸面色如常,“不是要去洗手间?”

酒吧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让姜青时一个人去洗手间,沈岸担心她迷路,也担心她遇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情况。

所以

,他陪她过去。

姜青时:“我没有喝醉。”

她不需要人陪。

沈岸:“我知道。”

两人对视一眼,姜青时在他深邃的眼瞳里败下阵来,有点儿不自在地说,“那随你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沈岸陪自己去洗手间这件事,会让她有羞耻感。

可转念一想,姜青时又觉得自己的羞耻感莫名其妙。

他们是夫妻,她没有必要不好意思。

走到洗手间门口,姜青时停下脚步,沈岸明了,“我在这儿等你。”

姜青时:“……嗯。”

-

洗手间门口人不少,光线也较之酒吧大堂要昏暗一些。

从洗手间里出来,姜青时一眼便看到还站在原地等自己的人。他低垂着眉眼,修长而有力的手指间捏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

姜青时很讨厌烟味,也不喜欢抽烟的人。

她知道沈岸抽烟,但他从不会在她面前抽,甚至不会在家里抽。他每回抽烟,都是在院子里,且会等到身上烟味散尽,才会进屋,不会给她造成一丁点儿困扰。

可当下这一会,姜青时忽然觉得烟也没有那么碍眼,她也隐约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觉得男人抽烟,烟雾从鼻腔中喷出,烟雾萦绕的模样很帅。

她带入沈岸抽烟时候漫不经心的样子,感觉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

当然,不能在她面前抽。

想着,姜青时朝前走了一步,她正要问沈岸怎么拿着烟不抽,沈岸先一步将那根烟丢进垃圾桶,“回吧台还是去楼上?”

姜青时抬头,没忍住问:“你怎么把烟丢了?”

沈岸垂眼,“怎么?”

姜青时:“你不是要抽?”

“不抽。”沈岸刚刚是有点儿想抽烟,但他知道姜青时不喜欢烟味,也不想让自己身上沾染太多的烟味,他怕她不舒服。

因此,他才会捏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把玩,当作解馋。

姜青时讶异,本想问他不抽怎么拿根烟,话刚到嘴边,她意识到面前的人是在考虑自己,才会如此克制:“……你可以抽的,不在我面前就行。”

“嗯?”沈岸抬了下眼,“你确定?”

姜青时点头,“确定。”

这还能有什么不确定,只要不让她吸一手烟,一点点烟味她可以忍受。

看她一本正经的模样,沈岸有点儿想笑,他正要开口答应,不远有喝醉酒的人从洗手间出来,眼见要撞到姜青时,他抬手,一把将人拉入怀里。

两人贴靠在墙,姜青时猝不及防撞到他肩膀。

片刻,醉醺醺的男人走远。

姜青时心有余悸地从沈岸怀里抬头,一抬眼,她便撞上沈岸幽深深的眼眸。

鬼使神差地,姜青时紧张地舔了下唇。

沈岸眸色微暗,压抑的欲望有些崩塌,他喉结滚了滚,嗓音沙哑问她,“知道我刚刚为什么想

抽烟吗?”

说话间(),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她刚刚因碰撞拂到双颊的头发别于耳后?()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不知道的话,想不想知道?”

姜青时在感情方面算得上是一张白纸,从小到大,她至多在高中觉得孟缙弹钢琴的时候手指好看,性格也温柔,因此对他有过一段时间的好感。

不过这种好感持续的时间不长,在孟缙和她说等她高中毕业两个人就在一起时,姜青时突然就不喜欢他了。

她发觉,弹琴时候的孟缙对她吸引力其实也没有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