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1 / 2)

温柔狙击 时星草 11659 字 1个月前

第十八章

盯着小巧精致的暖手宝看了一会,姜青时仰头,“……你去商店是为了买这个?”

问完这个问题,姜青时恨不得咬舌自尽——她怎么又明知故问。

似觉察到她的懊恼,沈岸少见地没有和她唱反调,面色如常地嗯了声,“不是冷?”

姜青时一怔,眼睫轻颤,低垂着去看手里握着的小可爱,轻声说,“是有点儿L。”

她也不再嘴硬。

无声一霎,沈岸沉眸开口,“往里走吧。”

姜青时点头。

晚上的海洋馆只有他们两人以及几位正在收拾打扫的工作人员。

里面灯火通明,海洋生物依旧在遨游,看上去自由,却又不那么自由。它们被禁锢在一个有人悉心照料的大水缸里,无法回到属于它们的那一片天地。

姜青时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往海洋馆跑,她喜欢海洋生物,偏北城没有海,徐女士对她管束也较为严格,除寒暑假外,周末这种短时间的假期她都不让姜青时出去玩,只不断地让她上特长班,学钢琴,学画画,学舞蹈等等。

到初中,姜青时稍微叛逆了一点点,她会利用去特长班的时间,偷偷往海洋馆跑。

有那么几次,她被徐女士发现,还被训过。

有些时候,姜青时觉得自己也很像海洋馆里的某种生物。姜家和徐女士给足她优渥的生活条件,给了她很多很多,却偏偏给不了她,她最想要的自由。

穿过海底隧道,两人慢悠悠地逛着海洋馆。

偶尔,姜青时会有驻留,站在原地仰望鱼群游弋,尾巴晃荡。

馆内光影交错,沈岸站在离姜青时不远不近的地方,视线少有落在海洋生物上。

他的目光在她背对他时,会精准笔直地落在她身上。

……

逛了一会,姜青时那一丁点儿L低落的心情消失殆尽。

时候也不早,她回头去看身后的人,“还逛吗?”

沈岸低眼,态度随意:“都可以。”

“那不逛了。”姜青时感觉腿有点儿L酸,“回去吧。”

-

从海洋馆出来,时候不早了。

马路上车辆减少,夜深寂静,车内也一片安宁,沈岸专注开车,姜青时偶尔会抬头往他那端瞄一眼,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直至经过市区一个热闹的街市,她才没忍住开口,“沈岸。”

沈岸:“嗯?”

他嗓音低低的,在封闭的车厢里听着,比往常要低缓温柔一些,听得人耳朵发痒。

姜青时感觉自己被他声音击中,不自觉地抬手揉了揉耳朵,往外指了指说,“我想吃那个。”

沈岸顺着她视线去看,看到路边燃起的白烟。

每逢深秋,晚间卖烤红薯烤板栗的爷爷奶奶便多了起来。

“板栗还是红薯?”沈岸和她确认

姜青时思考三秒,看向他说,“我都想尝一尝,但不一定能吃完。”

晚上在陆嘉文母亲的生日宴上,姜青时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她不喜欢那种场合,自然也就没胃口。

沈岸听出她言外之意,神色淡淡嗯了声,然后找车位将车停下。

停好,姜青时下意识想要推门下车,被沈岸阻止。

他目光从上而下,落在她裸露在外的细白脚腕,嗓音沉沉,“在车里等我。”

姜青时轻眨了眨眼,嘴唇翕动:“……好吧。”

她脚是有点儿L酸,再走路会痛。

夜色深深,路灯光线明亮。

远处是熙熙攘攘的街市,烟火气息十足。

姜青时坐在车内,借着车外后视镜看向穿着昂贵西装,走向路口小摊的人。他背影高大挺拔,沉稳有力,瞧着会让人有十足的安全感。

事实好像也是如此。

姜青时忽而发觉,沈岸不单单能给人安全感,还很细心。

他的那种细致,是她无法预估的。他常常能在第一时间感知她情绪变化,然后给出应对办法。

怔神之际,旁边的车门被打开又关上。

姜青时转头,沈岸手里拿着刚刚买来的烤板栗和烤红薯,“现在吃?”

“回家吃。”姜青时虽然嘴馋,却也知道男人爱车如命。

她要是在车里吃东西,沈岸肯定会不高兴。

注意到她吞咽的动作,沈岸不动声色地勾了下唇,“确定?”

他追问,淡淡说,“回家再吃可能会冷。”

姜青时一愣,“这么快就会冷?”

他们现在的位置离海棠园驱车应该不要二十分钟,但姜青时在生活方面没什么常识,她不知道冷天的食物是不是真的冷却那么快。

沈岸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如果是在外面,肯定会冷掉。

但他们在车里,所以相对还好。

他静默几秒,直截了当:“要先吃板栗还是红薯?”

“……板栗吧。”姜青时也不是太纠结的人,沈岸都这样问了,肯定就是他不介意她在车里吃东西。

沈岸把用纸袋装的板栗递给她,“有点儿L烫。”

另一份烤红薯,他便放在了一侧的扶手盒里。

沈岸买来的板栗,每一个开口都很好,姜青时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就能把壳剥落。

板栗香味浓郁,口感香甜粉糯,很难不让人喜欢。

姜青时尝了两颗,转头看向旁边的人,“你要不要尝一颗?”

沈岸转头和她对视一眼,神色稍顿:“嗯。”

他要尝。

听到沈岸回答,姜青时下意识从纸袋里拿出一枚板栗。

要递给沈岸时,她猛地意识到沈岸在开车,没有办法自己剥板栗。她急忙把要递出的板栗收回,垂下眼剥开。

剥完,前边正好红灯。

车速变

慢,姜青时把板栗肉递给驾驶座的人。

岂料,她刚递过去,沈岸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他扣着安全带,微微俯下上半身,脑袋也往她这边有所偏移,“过来一些。”

他说。

姜青时看着他动作,后知后觉地把手往前挪动了一点点。

沈岸神色寡淡地低头张嘴,温热柔软的唇瓣擦过她指尖,将板栗咬走。

那一刹那,姜青时身体绷直。

等她回神时,恰好看到沈岸因嚼嚼鼓动的腮帮,以及吞咽时上下滚动的性感喉结。

车内有几秒的静默。

少顷,等沈岸把板栗吃完,他微微往姜青时这边侧头,语调从容地点评:“味道不错,你觉得呢?”

“……”

姜青时呼吸微滞,慢吞吞地将手指收回,感受着他留在上面的气息温度,脸色酡红地应了一句,“……是还可以。”

听到她的回答,沈岸若有若无地往里勾了勾唇角。

-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海棠园。

刚停稳,没等沈岸解开安全带下车,姜青时先一步推开车门下车进屋,连个眼神也没给身后的人。

沈岸跟在她身后,瞧着她急急忙忙的背影,眼瞳里有明显的笑意浮起。

遗憾的是,姜青时不会回头,自然无法窥见。

进了屋,姜青时一刻也没在楼下停留,径直上楼进浴室。

把浴室门锁上,她才感觉自己能正常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