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海御透底 还好海御很快就恢复正常,并……(2 / 2)

来都来了 易人北 11209 字 5个月前

“而那时大家都不愿排名落到最后,因为弱者没有生存权。如果太弱,或者发病太多,就会被淘汰。”海御面无表情地说:“我们谁也不知道被淘汰者去了哪里,但也能猜想出来。研究院需要研究材料,但像我们这样的都是珍稀材料,不好随便解剖,但如果是淘汰品,那就无所谓了。”

秦耳反握住海御的手。他要安慰他哥们!

海御身体下滑,顺势把头靠到秦耳肩膀上。

“后来负责研究和观察我们的温海博士找到我,说我的能力还有提升可能性,他发现我每次在使用透视能力时,检测仪器的数据有异常变化,怀疑我的透视能力要么能提升,要么就是有可能会变异。”

海御虽然没有直接说出他的基因调整人身份,但他说的内容也足够让秦耳推测出他的身份底细。

知道海御没有父母,只是人工产物,还从小就要接受一系列残酷的训练、研究和淘汰,秦耳对海御就更怜惜了。

“这个温海博士对你很好?”秦耳问。

海御眼中有淡淡的嘲讽,但还是中肯地说:“他比较关注我,我的名字就是他取的。取自他名字中的一个字,这在我们那批孩子中可是少见的偏爱。因为这份偏爱,我可是挨了不少揍。”

秦耳很想表示自己的同情,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总是想象不出海御被人堵在墙角揍的样子。

海御睨他:“我被揍,你很开心?”

秦耳哈哈笑:“我总觉得你吃不了亏。”

海御:“……是啊,打架我一般很少吃亏。我吃的苦头基本都是我自己找的。温海博士说我想提升自己的异能,最好的方法就是提升自己的精神力,他给了我一个提升精神力的方法,说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有一定实验性质。他说我可以用,也可以不用,全看我自己选择。”

秦耳不用猜都知道海御肯定是用了这个方法。

“以前我不懂。现在……”海御靠在秦耳肩膀上垂下眼眸,“温海博士应该是得到了某种古法,但不是很完整,那极有可能是一张修炼精神力的残篇。他自己或找人翻译,觉得对提升精神力有作用,但他自己不敢用,就找了我们来做实验。”

“不止你一个人用了这个法子?”

“嗯。被他取了名字的几个小孩都用了这个精神力提升训练法。”海御目光森冷:“但最后只有我活了下来。可从此,我也多了一个后遗症,那就是只要精神力使用过多就容易激发精神力暴动。”

秦耳看着海御满是裂纹的魂体,低喃:“你应该精神暴动过很多次。”

“是。但可能因为我是唯一一个成功案例,也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实验体,温海博士不想我就这么死掉,他找药剂组专门给我研究开发了缓和精神力暴动的药剂。”

秦耳眨眼:“我觉得应该不是专门为了你。很可能研究院早有这个课题,甚至药剂也已经研究出来,温海只是想要你感激他……”

海御摸摸秦耳的耳朵……终于给他摸到了,虽然是魂体状态。

“你说对了。他当我们是小孩子,都很好骗。他们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实际上我们都会思考。”

秦耳随意打开海御的手,“你现在还在服用那种缓和精神力暴动的药剂?”

海御也不介意,便宜能占到就可以了,以后慢慢来。

“那种药剂已经改版提升过很多次,不过,我确实还在服用那种药剂。”

秦耳皱眉,犀利地问:“他们也算是用这种药剂控制了你,对吗?”

海御没说话,默认。

秦耳可不想自己的好哥们被人控制。

“精神力暴动除了和你那个不恰当不完全的精神修炼法有关,也和你的基因有关。我们分成两步治疗,先解决你的基因缺陷症,然后再治疗你的魂体也就是精神核。”

海御瞅瞅躺在床上极为难看的自己:“我现在这样还能治疗?”

“当然能。我已经有一个成功案例,好吧,还不算完全成功,但他的情况和你有点类似。我能治好他,就肯定也能治好你。”

“他?你还帮别人治疗基因缺陷症?那个他是谁?”海御似单纯好奇。

秦耳:“他不是基因缺陷症,他的是基因崩溃症。但他也和你一样都中了基因崩溃药剂的毒。”

海御不带半点笑意地笑问:“这是谁,这么可怜又这么幸运?”

秦耳毫无防备地回答:“他说他叫李简。应该也是个厉害人物,我发现他时,他正在封树城基因分院被治疗。他超有钱好像,你知道我治疗他,他给我多少报酬吗?”

秦耳张开手指,夸张地道:“目前为止,他一共给了我三百万,这还只是前期报酬。他说如果我能彻底治好他,他会再付我五千万新币!五千万啊!”

这么一笔丰厚报酬,就以蓝星人现在的平均消费水平,如果他是普通人,这一辈子连下一辈子都可以躺平。

可惜他赚得多,需要花销的地方也多,稍微买一点材料,存款就哗哗地流。

海御曲起腿:这么有钱还能住到基因分院治疗的李简,那也只有那个李简了。怪不得天宇佣兵团换了团长,李简也消失了好一阵子,原来是基因崩溃了。

海·也算有钱·御算了算自己的存款,抿唇。

“李简所在的李家是个大世家,他曾经待的佣兵团是三大S级佣兵团之一的天宇佣兵团。我们银鱼就没法和他们比了,白手起家,到现在也才爬到B级。”他不想要风度,他只想给某人上眼药。

秦耳下意识安慰:“银鱼已经很厉害,你更厉害,都是靠自己。”

那是。海·茶·御又貌似不经意地问:“你是在封树城遇到的李简?”

“对。我在那儿还认识了一个树妖,以后我介绍你和它认识,如果没问题,它以后也会进入我玄门。”秦耳乐颠颠地说。

海御:我才和你分开几天,你这就又是树妖、又是豪强的认识了一堆?

难以抑制的妒火蹭蹭往外冒。

“哦,对了,这是李简给我的卡,都是不记名银卡。”秦耳掏摸口袋,摸出两张卡,塞给海御:“给你,你帮我存起来。”

等等,他明明决定用玄学赚的钱就自己留下,为什么他要主动上交?

哦,肯定是他把事情告诉海御了,不上交不好。而且他现在和海御是什么关系?这可是把自己最大秘密都告诉他的铁哥们。秦耳一秒内就把自己摆平。

海御因为妒火翻腾的心海在看到秦耳上交“某人的医疗费”时,霎时风平浪静、月明天清。

“这可是三百万,真的都交给我?”海御是在意这三百万吗?他在意的是秦耳有没有把他当自己人。

“嗯呢。你帮我理财。放我这儿,我怕要不了几天就会给我花光。”秦耳知道自己手松的毛病,虽然心疼,还是把卡交给了自己的专用理财师。

而且看到海御因为收到他交的小钱钱,就笑起来的小样,他心里也特别开心?

“好,我给你钱生钱。”海御心情愉快地接过银卡。这是交钱吗?不,这交的可都是小耳朵对他的信任。

他海御敢用未来一个月的收入打赌,李简就绝对不可能让秦耳能心甘情愿地把小钱钱都交给他管。

暗中藏了私房钱的秦耳:幸好我多打了几份工。

奇怪,都是他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为什么他会因为藏了一部分,就感觉有点不敢直视海御?

大概是他藏起来的是旧人类那边给的报酬,而海御是新人类?

秦耳迷糊了一秒,转头就把这个想法扔一边了。

海御收起钱卡:“以前我不知道你需要修行玄学,也搞不清你需要多少零花钱。现在你还多加了一门巫术,你肯定需要经常买材料,你把钱都交给我,你花起来也不方便。”

秦耳无所谓地道:“没事,我需要就跟你说好了。”

海御心情特别好地说:“等会儿我给你最常用的账号开通一个共账功能,每个月你最高可以从我的账户中走一百万。如果超过一百万,你联系我,我会给你另外支付。”

他以后一定会更努力赚钱!不就是五千万吗,他也能给得起,他还能把自己一辈子的钱都给小耳朵,那李简能吗?

秦耳仔细一想,高兴:“这样好,这样方便我买材料,也可以控制我花钱的数量。不过一个月一百万,是不是太多了?”

海御摇头:“只是预算,你可以自己控制。另外,你只想过自己花钱的能力,却没有计算你的赚钱能力。”

“赚钱?”以前一旦想要做什么就会破财的秦耳还真的没怎么想过要赚大钱,他基本都是靠死工资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