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娇宝与中二 秦耳到家,刚打开房门走进……(1 / 2)

来都来了 易人北 9994 字 5个月前

秦耳到家,刚打开房门走进去,就看到客厅里有一团浑身散发着滚滚血气的黑影站着。

“我的妈!”苗帆惨叫一声,咻地缩到了秦耳身后。

秦满仓整个人都僵住了,本能让他紧紧抓住秦耳的衣摆。

实际上秦满仓什么都没看到,他只是莫名感到了极度恐惧,感到这个空间里有对他威胁极大的东西存在。

黑影看到了秦耳,快步向他走来。

苗帆连鬼影都维持不住了,迅速钻进秦耳口袋中的三角符内。

秦满仓两只小腿颤抖不停,他想尿。

秦耳轻轻拍了下小孩。

秦满仓忽觉全身轻松,刚才那种被史前凶兽盯上的恐惧感也一扫而空。

“去我房间里看书。”秦耳推了推小孩。

“刚刚那、那是什么?”

“等会儿跟你说,去吧。”

秦满仓这次没有再多问,两只小腿飞快捣腾,用最快速度冲进了秦耳的卧室。

马克西姆这时候才听到声响,从海御的卧室里冲出来:“秦小猴,你终于回来了!快过来!”

秦耳没办法过去,那个浑身散发可怕戾气的黑影走过来就把他抱住了。

秦耳抬起手,无奈地拍拍黑影的背。

“怎么现在都流行让生魂跑出身体?你这是遇到了什么事?”

黑影勉强还能看出一点海御的影子,他听到秦耳说话,没有回答,只是更抱紧了怀里的小猴子,还用脸蹭了蹭他。

秦耳:“……”

秦耳只好拖着这个浓烟滚滚的大黑影走入海御卧室。

马克西姆一点都没有感知到那个大黑影的存在,一把抓住秦耳的手臂,拖着他就抱怨:“你快过来看看。海御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昏迷前非要我把他带回家,还要我第一时间联系你。他这种伤势就应该待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我们团治疗师都不同意他离开,他非要走,怎么说都不听。”

秦耳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海御。

海御身上的伤势已经被处理过了,整个人都被包成了木乃伊。

秦耳忽然转头,紧抱住他的海御生魂在接近自己的身体后,魂体突然裂开了一道又一道巨大伤口,就好像整个魂体就要碎裂,现在只是被勉强黏合在一起。

秦耳双手猛地捏紧,过了好一会儿才问出声:“海御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是谁伤了他?”

他明明给了海御好几张符,其中就有能替命的护身符。为什么海御还会受这么重的伤,连灵魂都受到波及?

马克西姆磨牙,有些事他不好跟秦耳详说,只能含糊地道:“我们接了个任务,算是计中计、套中套,本来计划很顺利,我们和合作方互有得利。但谁想到就在我们以为事情结束时,合作方的丈夫竟然搞背叛,不但捅了自己妻子一刀,还差点把我们也给坑了。幸好海御反应及时,但那狗日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种药剂,本来应该是想害他老婆的,结果海御为了救合作方,就被那药剂感染了。”

马克西姆没说当时情况有多紧急,因为大家都以为事情已经了结,该抓的人都抓了,就都有一些放松,当时和基因院院长女儿阿黛尔在一起的只有少数几个保镖。

银鱼佣兵团更是只有他和海御在场。

可阿黛尔的丈夫却在家中埋伏了几十名高手,更事先和阿黛尔保镖中的一人勾连,给他们下药。

海御发现不对,当即反杀那名保镖,救下阿黛尔,之后就带着几乎不能动的他和同样受伤的阿黛尔,从几十名旧人类高手的包围圈中冲杀出来。

阿黛尔的保镖因为被内部人下毒,一个都没能逃过。

可笑他当时还在为坑了李复和他背后的几个贱人开心,完全没想到阿黛尔的丈夫竟然也和那几个贱人联合到一起,还弄来了几十名旧人类高手想要把他们全部灭口。

原本,阿黛尔丈夫应该不会暴露,只要扮演一个妻子被绑架的悲痛丈夫就可以。

但阿黛尔丈夫也没想到,银鱼佣兵团会和他妻子以及其他几个新人类高层打了个配合,借着绑架这件事把李复和他后面的几个新人类高层都给暴露并拉下台。

而那几十个旧人类高手应该是给参加绑架的银鱼佣兵们准备的,大概是想把他们灭口。

他们把阿黛尔护送回家,可想而知阿黛尔的丈夫有多惊慌。

阿黛尔的丈夫大概也是怕被抓的那几个人被审问后暴露出他,这才一不做二不休。

“那个合作者的丈夫还活着?”秦耳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他还平静地弯腰去查看海御伤口。

“没,他死了!被海御杀了。”马克西姆神色痛恨又愧疚万分。

“当时海御为了保护我和合作方,在几十个敌人的围攻下受伤,就在他放大招脱离时,合作方的丈夫突然对我们喷出一种药液。海御虽然及时杀了那个王八蛋,但他为了保护我和合作方,伤口就沾到了一点药液。当时我们没发现,等到了安全区,我们才发现他的伤口不对劲。”

“我们团的治疗者给海御做了紧急治疗,海御恢复速度很快,一般来说,再重的伤,只要能收住伤口,他就能快速恢复。可是这次……海御伤口是愈合了,可他的伤口却出现了古怪异变。”

马克西姆用力揉了揉脸:“我们那位合作方对基因比较有研究,她也查看了海御的伤口,竟然诊断出海御的基因正在崩溃中的结论,要把海御带回基因研究所治疗。”

“但就在这时,海御醒了过来,他叮嘱我一定要把他送回来,并找你为他治疗。说完他就昏了过去。”

马克西姆想骂人,海御当时昏得痛快,他为了说服团里的治疗师和其他成员,尤其那个难缠的、一心想报恩的阿黛尔,简直费尽口舌,阿黛尔还想跟他抢人,最后他不得不强行带海御逃了回来。

他这么做不是相信秦耳有能力治好海御,而是他相信海御不会用自己的性命胡来。

秦耳解开了海御身上缠着的绷带。

伤口暴露。

红黑色的伤口就像是被烈火炙烤过,没有流血,没有腐败,却也没有愈合,更从内部生出一种黑色物质。这种黑色物质混合红色的血肉,从伤口处鼓起一条条棱子,就好像海御的身体正在往怪物异变。

秦耳干脆把被子拉开,把海御身上的绷带全部解了下来。

海御身体表面没有像李简那样鼓起大量脓包,但他身上一部分骨头像是消失,还有一些断骨突出身体表面,皮肤的颜色和质地也在向黑色角质层转换。

变化最大的是他的双脚,他的双脚已经雾化,就像他的生魂一样,变成黑红色的浓烟。

马克西姆倒吸一口凉气:“情况越发严重了,之前还不是这样,他的双脚也还在。”

马克西姆急:“秦耳,你给我说句实话,你真的会治疗吗?能治好海御吗?如果你没有办法,放心,我绝不会怪你,我们赶紧把海御送去医院。”

“他这个病送去医院没用。”秦耳这时无比庆幸他事先找了李简练手。

谁能想到海御这么快会出问题?

他还准备多找几个人,多练练手,等治疗手段彻底熟练后,再给海御解决他的基因缺陷问题。

现在他都怀疑他能事先碰到李简,就是海御的鸿运在起作用——这位愣是给自己的医生找了一次练手机会,而且病患的情况还比较类似。

秦耳手指尖往海御伤口处一划,竟然没有血流出来,而且皮肤的触感也异常坚韧。

秦耳只好换了个地方,用了术法才把海御皮肤划破,接了一点血液。

马克西姆看着秦耳动作,想要问,又怕打扰他。

秦耳沾了点海御的血,闻了闻。又放出精神力细细感知。

“没错了。”

“什么没错?”马克西姆急问。

秦耳:“海御确实中了一种毒,这种毒专门用来破坏稳定基因,在那个研究分院,这种药剂就叫基因崩溃药剂。”

马克西姆吃惊:“还有这种药剂?这根本就是禁药,就不应该被研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