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 / 2)

第15章

一直吐到只剩干呕。

时诀喘匀气息,出了厕所间,来到水池旁,漱了漱口。

抬起头,看见镜子里的脸。

本来洗手间灯光就白,加上吐完,又将面颊去了层血色,衬得这双狭长的眼越发的黑,眼底和嘴唇却被激得通红,整张面孔看上去雾蒙蒙的。

他用凉水冰了手,卡着脖颈降温。

周围静得能听见清晰的耳鸣。

时诀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稍稍转动下颌,左右晃晃。

蓦地笑了出来。

别说,是有点像。

回去的路上,走到一半被喊住。

时诀转过头,在吧台旁边的吸烟区看到喊他的若依,还有阿京,张捷。

以及徐云妮。

时诀在原地站了三四秒,酒精上头,太阳穴的神经像被什么东西挑动着,一跳一跳的。

阿京又跟身旁张捷说了几句话。

若依还在叫他:“时诀,过来啊。”

时诀嘴角意味不明地动了动。

他走了过去。

张捷看到他,笑着将烟和火机递过去。

时诀也笑着,抽出了一支。

“你去点果汁了?”若依问。

“没有,喝不下了,头晕。”

“是醉了吗?也可能是喝完酒又跳舞了,这样很容易不舒服的。”

时诀点了烟,甩甩打火机,还给张捷,有些含糊地说:“……可能吧。”

他好像有些累了,倚在桌台旁,左肩稍沉了点,衣服就落下些,露出一侧清晰平直的锁骨,连着脖颈修长的线条。

若依的视线若有若无扫过时诀的领口,忍不住说:“你这衣服真好看,什么牌子的?”

“没牌子,便宜货。”

“真的假的?看着很有质感啊。”

“可能不是衣服有质感呢。”

时诀言语轻飘飘的,又温柔,又细腻,若依特别喜欢听他的腔调,顺着他的意思问:“那是什么有质感?”

时诀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轻声说:“我呗。”

那声调,配合着眼神,像虚空勾勾人下巴一样,若依捂住嘴巴:“哎呀,你夸起自己真不脸红。”

时诀当然不脸红,他很耐心地给她解释:“你看啊,有的人穿得再简单都好看,为什么呢?因为人好看。有的人穿得再华丽都很丑,为什么呢?”挑了挑眉,“因为他妈的人丑。”

现场穿的最华丽的人是谁?

是阿京。

若依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

“真损。”

阿京当然听出他话外之音,十七八的年纪,正容易被点着,他脸刷一下红了,咬着牙就冲了过来。

那拳头都扬起来了,张捷赶紧挡在他身前,拍拍他手臂。

时诀睨了眼,直起身,淡淡道:“帮我跟崔哥说一声,我有点喝多了,先

走了。哦对了,让他把林老师微信推给我。”

阿京旁边听着,整个人快要炸了一样。

“好,”若依意犹未尽,试着挽留,“你怎么就走了,这才哪到哪啊?再待会吧,或者我们换个地方接着玩?”

“再喝要死了,你们玩,有机会再约。”时诀冲她笑笑,掐了只抽了一半的烟,径直离去。

他全程没有跟徐云妮说一句话,也没有看徐云妮一眼。

但他的一切表现,徐云妮都瞧见了。

阿京紧盯着门口,阴沉着脸说:“别让我找到机会,我非他妈弄死你……”

徐云妮瞥了眼阿京,又看了一眼门口。

要说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其实算是意外。

他们那边吃得差不多了,准备结账,刘老板要给他们免单,赵博满坚决不肯,两人在屋里撕巴了好一会,李恩颖让徐云妮偷偷去结了。她去前台结账,从包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那伙人聚在休息区。她结完账从前台拿了块免费的糖,路过休息区,走过去拆糖纸。

就听见那男生在那骂。

“……那骚东西怎么不把领子再扯大点?”

她把包装纸丢到垃圾桶,那伙人又拉扯了几句,时诀就出来了。

张捷有点奇怪,说:“他怎么从洗手间出来的?”

阿京冷笑道:“出就出呗,你怕他刚才在啊?在就在了,他能怎么样?”

再然后,她就看到了那番攻击性超强的片段。

酒馆外。

夜风并没有让时诀的脑子变得清醒,反而他的胃因为一连串的刺激,加上张捷那根焦油量极高的烟,搞得更恶心了。

他盯着街道对面,面无表情,视线也没个落处。

片刻后,他开始顺着小路往前走,走了半条街,胃里还是难受,最后实在晕的厉害,找了个墙根背靠着蹲下来,两手按在额头上,拇指死死掐着太阳穴。

然后,他的肩膀被碰了一下。

时诀睁眼,视线里多了一双运动鞋,配上藏蓝色的直筒校服裤。

再往上瞄十公分。

一双黑漆漆的眼,将他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最后来了一句——

“班长,是你吧?”

好问题。

“不是。”他回答。

一开口,胃里一抽,又一阵恶心上来,他皱着眉重新低下头。

他情绪不高,徐云妮心想,声音比往日凉了很多,不想多说话的样子。

徐云妮看看周围,这不算是主要干道,但人流量也不低,两侧店铺林立,光影照耀,有的店放着音乐,配合着路上车辆带出的呼啸风声,是属于大城市夜晚独有的喧嚣。

时诀听见脚步声走远。

他也想换个地方,但现在迷糊得厉害,路口的汽油味太重,便利店旁还有人抽烟,加上一呼一吸间浓烈的酒气,让他头昏脑胀。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身前又出现声音。

“……喂?我有点事出来了,已经结完账了,你们不用等我。”

时诀再次睁开眼。

徐云妮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说话,两只手拧着一瓶刚买的水。

“……好,好的,我知道了,放心。”

徐云妮挂断了电话,同时也拧开了水,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