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没开刃的刀(1 / 2)

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550 字 1个月前

43、没开刃的刀

太平医馆向来与世无争,安西街上,不论多少商贩走的走、来的来,春去秋来,冬至夏至,

医馆始终在这,让人看着安心。

但太平医馆忽然热闹起来了。

世子与郡主翻墙而过,梁狗儿梁猫儿借宿于此,笑声,灶火,络绎不绝的江湖客……

陈迹站在门外,神色复杂的看向姚老头:“师父,您是为了让他教我刀技?”

姚老头背着双手站于门外,不咸不淡道:“梁家刀道冠绝豫州,这世上有技者多、问道者

寡,好好学。”

陈迹好奇:“技与道有何区别?”

姚老头慢悠悠解答:“道是虚无的方向,技是脚下的路,记住,以道驭技,技必成;以技驭

道,技必衰。”

“那您还让我先学刀技?”

“先学着,如何由刀技入刀道,是梁家自己的不传之秘,可他梁家现在无后,这门本事不定

什么时候就失传了,万一梁狗儿心血来潮就传给你了呢……对了,你最近赚不少钱,梁家这两人

的伙食费你掏。”

陈迹警惕起来:“您还惦记我这仨瓜俩枣?”

姚老头:“惦记。”

陈迹:“……”

此时,后院里响起梁猫儿的声音:“请问一下……我们睡哪里啊?”

陈迹赶忙走进去:“睡学徒寝房吧,我们通铺够睡五个人。”

梁猫儿赶忙说道:“不用不用,这通铺睡五个人有点挤,我哥睡这里就可以了,我睡厨

房。”

陈迹笑道:“没事,挤一挤也无妨,马上就要入冬了,厨房能冻死人。”

“好吧……”

梁狗儿已呼呼大睡,梁猫儿将他轻手轻脚的放于床榻上,为他脱去鞋袜。

然而梁猫儿做好这一切之后,自己却不睡,只是转头看向陈迹,小心翼翼说道:“那个……

我可以帮忙干活的,打扫卫生、做饭洗衣都可以,我不怕累。”

还未等陈迹答话,梁猫儿竟取了木盆,将学徒寝房里的脏衣服、脏袜子拿走,又去厨房灶台

下取了一些草木灰,蹲在院子里舀了几瓢水搓洗起来,似是生怕医馆反悔,不愿再收留他们哥

俩。

草木灰和皂角便是这个时代天然的去污剂,有条件的人家还会加些薄荷、黄岑、荷叶揉搓,

洗完后衣服会有淡淡的香气。

梁猫儿胖胖的,蹲在地上有些吃力,陈迹思索片刻为他搬来一张小椅子:“坐着洗吧。”

梁猫儿抬头笑道:“谢谢……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陈迹打量着对方,若没有梁狗儿在旁边,这位梁猫儿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江湖上的人物,更

像是某个饭铺里,踏踏实实干活的伙计。

“你们一点钱都没有了吗?”陈迹疑惑。

“其实我还偷偷存了点,但不能让我哥知道,”梁猫儿憨厚笑道:“我打算攒够钱就去洛城

乡下置几亩地,这样我哥就算不给富贵人家卖命,我俩也能活得下去。”

“那可不够你哥的酒钱。”

“到时候再说吧……”

待到梁猫儿将刘曲星、佘登科累积的衣服全洗完,肚子里忽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梁猫儿面色尴尬:“那个……医馆里有吃的吗?随便什么都行,我不挑食的。”

陈迹给梁猫儿拿来昨夜剩下的一大盆玉米糁粥、一碟子咸菜、四个杂粮饼子。

却见梁猫儿一口气吃完,抹了抹嘴,又无声的看向他。

陈迹深吸一口气,又取来四个杂粮饼子和一碟子咸菜……

待梁猫儿吃完,陈迹幽幽道:“你哥得赶紧教我刀术了。”

“啊?这么急吗,”梁猫儿怔了一下。

陈迹认真说道:“你哥再不教,我怕我要反悔了……”

梁猫儿赶忙问道:“你以前练过刀吗?”

“没练过。”

梁猫儿想了想:“那可以让我先教你啊,基础刀技我都会。”

说着,他挺着胖胖的身子挥舞了两下:“我爹教我哥练刀的时候,也有让我跟着学的,就是

我天赋不好,学不会。”

陈迹看着梁猫儿那蹩脚的几下子,挑了挑眉头转移话题:“你哥哥以前就这样吗?”

“不这样的,”梁猫儿赶忙说道:“我哥以前不喝酒,也不去那种烟花之地。那会儿我哥是

冠绝豫州的大刀客,一个人一柄刀杀了三座山的土匪,寻常江湖人来洛城都得先找他拜码头。”

梁猫儿说起哥哥以前的风光,眼里都是回忆与神往。

陈迹好奇道:“后来呢?”

梁猫儿语气低落下来:“后来我嫂子出现了,她长得很美很温柔,对我哥很好,对我也很

好。嫂子见我哥练刀,便缠着他想要学刀,可学完之后,她就不见了。从那以后,我哥不再练

刀,喜欢上了喝酒。”

梁家刀术不外传,这不仅是梁家祖训,也是梁家人清楚知道修行之秘,一道不可同修。

然而梁狗儿将刀术外传,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陈迹好奇问道:“你嫂子再也没出现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