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计中计(1 / 2)

绝地行者 十阶浮屠 7479 字 1个月前

第三百四十五章计中计

灯火辉煌的教坊司大厅中,顺帝阴沉着脸坐在茶几上。

太子爷和几位大臣分立两侧,五花大绑的三皇子直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讲述他认识刺客的过程。

两名重伤的玩家已经半昏迷,还被吏部确认是伪造的身份。

“陛下!殿下!是谁在污蔑我等清誉呀……”

太子妃拎着裙摆失态的跑了上来,小姑子永淳也是面色凝重的来了,但她们俩所担心的事完全不一样。

太子妃是真把肚兜送了某人,纵使没有奸情她也说不清了。

永淳公主倒是不怕奸情曝光,满城皆知程一飞跟她有一腿,可她以为肚兜是程一飞偷的,偷到太子妃头上事情就大了。

“嚷嚷什么?成何体统,瞧瞧这是不是你们的……”

太子爷严厉的指向面前茶几,七条鲜艳的小肚兜缠在一块,太子妃见状吓的腿都要软了,面色煞白的往茶几前挪去。

“玄臻!”

顺帝比较婉转的询问道:“有传言说你被徐达飞迷晕,还偷了你的小衣拿回去炫耀,可有此事啊?”

“我……”

永淳垂下头嗫喏道:“女儿没有被迷晕,只是上回跟他比武,他要求赌注是一条肚兜,女儿没想过会输给他,便……便答应了!”

顺帝斥责道:“胡闹!姑娘家家要珍惜名誉!”

“玄臻!你快看,这不是我等的小衣……”

太子妃举起了两条肚兜,哀怨道:“殿下!这料子很像进贡的,但一摸便知是残次品,绣工更是不入流的,妾身还以为……东宫进贼了呢,况且玄臻她从不穿红色的!”

“哎呀~真不是我的,我也没有这手艺呀……”

永淳急忙上前拿过了一条,羞愤的骂道:“下作的东西,一定是姓徐的赢了我回去炫耀,让有心之人给听了去,再说嫁为人妇的女子,谁会在自个小衣上绣闺名呀?”

“他奶奶的!敢往老子头上扣屎盆子,老子踹死你们……”

太子爷故意学他爹大爆粗口,冲上前去狂踹两个重伤玩家,但沈探花却趁机走过去阻拦。

“太子爷!事关重大,莫要把人踹死了……”

沈辉面容严肃的蹲下去搜身,很快就摸出一张纸条说道:“陛下!此獠腰中藏有一封信笺,纸张上沾有喷溅的血迹,还有印泥透纸而出,瞧着像是官府公文一类的!”

“念!”

“是……”

沈辉随手展开信笺念道:“吴大已灭口,悬于六王妃老宅中,请三王爷速来取印,印……大顺皇太后宝玺?”

“太后凤印?不是让六王妃盗了吗……”

众人纷纷惊疑的望了过去,只看沈辉把信笺翻转了过来,赫然盖着皇太后的红色大印。

三皇子震惊道:“不关我事啊,我根本不知情,再说我要凤印有何用啊?”

“哼~怪不得寻不着凤印,原来是你黄雀在后啊……”

顺帝指着他怒骂道:“瞧瞧朕生的这帮好儿子,为了一己私欲连祖辈的坟都敢刨,还手足相残,罔顾人伦,将三皇子押入宗人府,一干同党打入天牢,严加审查!”

“是!臣领旨……”

沈辉顺水推舟的接过看押权,侍卫们立刻将三皇子押走了,可是被踹醒的刺客们却懵了,只因信笺是沈辉刚塞进去的。

“金麟卫!请把刺客押去前院,稍等本官一会……”

沈辉把三皇子单独带进花园,低声说道:“王爷!我知您中了乱党的阴谋,您可知他们的同党藏身何处,下官这就带人去捉拿他们,好还殿下一个清白啊!”

“西山马场!但那是本王的地方啊……”

三皇子懊恼道:“他们都是替我办差的,跟复明乱党并无干系,此间也不知出了何种差错,怎么就把凤印给偷来了!”

沈辉小声道:“您觉得跟二皇子有干系吗,他现在可不是病秧子了?”

“老二?怪不得,我说最近怎么诸事不顺……”

三皇子眯起眼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小声交代了他一些事,结果却让他激活了隐藏任务。

“王爷!您暂时委屈一下,我必会给您一个交代……”

沈辉将他送上车又转头回去,来到前院让人把刺客嘴堵上,再塞进一辆驸马府的马车中。

“圣上有令!命禁军即刻封锁西山马场,金麟卫前去策应……”

沈探花面不改色的假传圣旨,递上腰牌以后更是无人怀疑,而他说完也上车驶向了天牢。

“我说,良性竞争不好么,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吗……”

沈辉踩住两个趴着的玩家,说道:“假寺丞!官吏着礼服时不能穿靴,你的身份一眼假,还有这位假马夫,你连牵绳的老茧都没有,怎么敢在徐达飞眼皮子底下混?”

“……”

两人惊骇欲绝的瞪圆了双眼,万万没想到探花郎也是玩家。

“徐达飞早知道府中有内奸,岂会把真肚兜挂在书房……”

沈辉鄙视道:“尸毒册也是留给你们的,本想给假马夫设个套,没想到把项瑞雪引了出来,还把自己的女学生给抓了,或许……我能拿你们交换人质!”

“唔唔唔……”

两人趴在地上拼命点头呜咽,沈辉便拽出假寺丞的塞口布,模仿程一飞的套路审问两人。

“大人!天牢到了……”

马车夫忽然在外面喊了一声,沈辉又把两人的嘴重新堵上,然后从车座下掏出一片药水,直接灌进了两人的塞口布中。

“唔唔唔……”

两人惊骇欲绝的疯狂甩头挣扎,腥臭的黑药水一闻就是尸毒水,但沈辉却直接把两人打晕过去,解开他们的绳索才跳出了马车。

“人犯带进去,不要取出塞口布,以防窜供……”

沈辉负手走到了天牢的门房前,跟值班的官吏们做了交接手续,两个感染玩家也被拖进了大狱,毫无阻碍的进入了核心的监区。

“本官要去捉拿反贼,劳烦诸位把我的马车拉进去……”

沈辉拱拱手又走回了马车边,让车夫把马儿弄出来让他骑,对面的金麟卫军衙也是人马齐出,按照他假传的圣旨去捉拿冲锋队。

“驾!”

沈辉骑上马追着金麟卫离去,几个狱卒也出来帮他拉空车,但就在双开大门缓缓开启时,一群蒙面人却突然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