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雍州卫罗轩(1 / 2)

朝天子 风尘落雨 4650 字 1个月前

来,再喝点吧,把药喝了好得快。”

“伤口还疼吗?记得每天要按时清理伤口、更换绷带,千万不能溃烂。

伤口一烂,你这条腿可就保不住了。”

“知道了罗将军,您歇着吧,我自己来,端碗药还是端得动的。”

“没事,我来。”

伤兵营里,罗轩正端着一碗药汤一勺一勺地喂着伤兵,这汉子名为王五,轩字营内再普通不过的一名总旗。

函荆关一战,这家伙挨了燕军两刀也不肯撤离战场,硬是带伤砍翻了两个蛮子。

他运气还算好,保住一条命,就是得受点皮肉之苦。

营房中躺着的都是这一战撤下来的伤兵,有的半躺在床榻、有的胳膊上绑着厚厚的绷带,浓浓的药草味在军帐内弥漫着。

你别看他们全都带伤,脸色惨白虚弱,神情却看不出什么悲戚、痛苦。

一个个唾沫横飞,互相攀比着这一场战斗谁表现更英勇、谁杀的燕兵更多。

“看看,这道刀口是燕军一个都尉砍得。

都尉又怎么样?老子一刀下去照样是两个窟窿。”

“呦,厉害起来了,还杀了个都尉,还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把你嘚瑟的。”

“哈哈哈!”

罗轩就这么混在人群中,一边探望伤兵一边和这些老兵油子插科打诨,浑然看不出半点指挥佥事的官架子。

在雍州卫这些个将军里,萧老将军治军严明、严于律己;

钱湛是一张冰山脸,对谁都感觉冷酷无情;

但这个罗轩却是出了名的和蔼,对谁都笑呵呵的。

每次打完仗,罗轩都会把自己的赏金拿出来抚恤那些阵亡将士的家属,在军中口碑极佳。

喂完药,罗轩又掏出一卷崭新的纱布,准备替这名士卒换上,旧布条上已经渗出了点点血迹。

刚捆了一半他就发现一件尴尬的事情,伤口太大,罗轩拿来的纱布根本就不够用,于是他随口喊了一句:

“来人,再给我拿卷布来!”

“麻溜点!”

“给!”

“来来来,这儿替我扎紧些,从

“这,多绑两道,免得伤口崩开。”

一道身影刚刚好出现在罗轩身边,顺手递过了一卷新布,甚至还绑着罗轩一起将伤口包扎好。

“呼,差不多了。”

全神贯注的罗轩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刚刚帮他忙的不是自己的亲兵,而是顾思年。

“额,顾将军。”

罗轩目瞪口呆:“您怎么到这来了?”

他的脸色有点尴尬,合着他刚刚使唤的一直是顾思年?

“呵呵。”

顾思年也没多说什么,嘴巴朝外努了努:

“罗将军,一起走走?”

罗轩心领神会,这儿人多眼杂的,立马跟着顾思年就走出了军帐。

两人就在伤兵营中缓步穿行,耳边回荡着的是将士们的欢声笑语。

顾思年随意的笑道:

“罗将军带出来的兵还真有意思,你看看这些汉子,半条命都没了还乐呵呵的。”

“毕竟打赢了。”

罗轩轻声道:

“整个大凉边境都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大捷了,换做谁都开心。

也不止是我罗轩的兵这样吧?昨日我去琅州卫的营地里转悠了两圈,貌似也是这番场景。”

“哈哈哈,罗将军还真是哪儿都转悠。”

顾思年话锋一转,似是随意地说道:

“罗将军入军有十几年了吧?这么说的话也是屠震的老部下了?”

“是啊。”

罗轩随口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