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人间清醒(1 / 2)

穿成人形许愿池后 凌江 9838 字 10个月前

贺永逸等人浑身僵硬,眼睁睁地看着大活人在他们面前消失的这一幕。

但奇怪的是。

许珪所做的事情,周围人却毫无所觉。

在这段走廊里,摔倒的医院安保人员甚至都来不及拍拍屁股上的灰,站起身就继续向前追赶。

同层转个弯,听到铃声呼唤的护士急匆匆地在各个病房里奔跑工作。

往下一层,四个白大褂推着躺着人盖着布的病床正赶往电梯,准备手术。

再往下,最下方的一楼大厅,面色不好的患者站在窗口买药,神情焦急的家属跟在身旁絮絮叨叨。

一切如常。

好像没有人知道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凤鸣城最高处。

宏伟似宫殿。

“刚才发生了什么?!”

小房间里,有女侍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特异值飚红!肯定出大事了!”

从调查组那里买来研究的检测机器上,显示着仿佛心跳一般的曲折波动,最高峰值甚至超出了屏幕!

“吱呀——”

小房间的门被推开。

“谁?!”

房间内本就神经紧绷的几个人立即回头。

“啊!大公!”

看清楚是谁的女侍们赶紧起身弯腰道歉。

柔和的光线渗透进来,两位穿着精致繁琐但举止又十足典雅的女士走进房间。

前一位高贵溢于言表的中年贵妇露出淡笑,抬手安抚众人。

后一人年轻很多,但面容偏冷,神态宛若高山之雪,缓缓道:“不用紧张,艾陵。这是他与我们的交易,早就提前与我们说过的。”

艾陵大公眉眼一动:“哦?这就是他所说的,可能会出现的‘一点小意外’?”

这要是算小,那什么又算大呢?

真不知道那位巫师是在习惯性谦虚,还是有意隐瞒他们某些情报?

年过半百却不显苍老的艾陵大公停下脚步,语气同样轻缓沉稳地问道:“陆侯,你来自离省,信任星异调查组我可以理解,但为何那么信任那个来历不明的巫师?他甚至还交换去了我们珍贵的实验品。”

艾陵大公年龄虽高,但智慧依旧超乎常人。

谁要是敢觉得她老了,欺瞒她,绝对会被她制裁得留下心理阴影!

听到大公的质问,屋内的女侍全都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唯有一人例外。

能在坤省做到一人之下的侯爵,陆晴曦自然是有真本事的,她面色清冷,对答如流:“因为他能为坤省带来利益。”

艾陵大公扫了眼房间内的所有屏幕,满意地点了点头:“没错。人心难测,谁能读懂所有人的内心?我们无需多想,只要他的举动在客观上能为我们带来利益,我们就用他,至于其他的,自然有时间来验证。”

再说了,哪怕是传说中的吸血鬼,比较珍贵,也不过是他们的实验品。

死了就死了。

无所谓。

就是,等下需要派人去问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产生了如此可怕的波动!

盯着屏幕的艾陵大公,眼神精锐无比。

“艾陵,你总是如此清醒。”陆晴曦夸赞道。

艾陵大公转头看着自己的心腹,微笑道:“陆侯也不差。这次宴会来了不少青年才俊,说不定能找到意中人。”

陆晴曦敬谢不敏:“没想法。我更愿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几位公子的能力。”

说起这个,艾陵大公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辉隐是怎么回事?是谁站在他背后搞事!”

作为坤省一手遮天的大公,艾陵当然知道自己的子嗣都是什么性别。

毫不夸张的说,可能连他们的母亲都还不知道自己怀的到底是男是女,艾陵就已经先知道了。

所以艾陵很清楚,她的子嗣里,根本没有一个女孩!

“诅咒已经生效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会突然在这时候破除?”艾陵大公可不是什么怀抱侥幸心理的天真女孩。

她更相信自己的大脑,以及客观存在的现实以及逻辑。

今天新闻上辉隐的宣告,艾陵完全不信,她只觉得是哪个暗中和她作对的人,想在背地里扶持一个继承人,然后上位!

这是想操纵她坤省!

“给我查!”

“我还在呢!就敢把爪子伸过来?”艾陵大公的眼中点燃了一簇怒火。

屋内出现了黑云压城的压迫感,女侍们的头更低了,连陆晴曦的呼吸都微微一滞。

艾陵大公很恼怒。

她这次举办凤鸣大宴,不过是想提前确认一下自己的继承人,让手下大臣认一认人,顺带一箭双雕,试探自己多年不见的老情人齐理亚和转化成功的长孙修洛迦。

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意外地钓上了一条大鱼!

不仅控制她的子嗣,还想继承坤省大公之位,这是觉得她老了吗?

即便没在后面操控,真的是辉隐本人做得这一系列安排,艾陵也不会有多欣赏他,只会觉得这个孙子短视。

有那种能变性的收容物,还不赶紧上交,藏着掖着能利国利民吗?

艾陵大公深呼吸,稳住情绪:“陆侯。”

陆晴曦上前半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艾陵,我在。别着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艾陵大公折身,微笑着握住她白皙的手:“幸好还有你。”

“今晚的宴会前,你邀请巫师来一趟书房。”大公轻声吩咐。

陆晴曦点头:“我明白。”

*******

黄昏时分,红霞满天。

极其漂亮的火烧云在天边徐徐飘动,给人间蒙上一层细腻的红纱,像是献给黑夜的礼物。

宽阔的街道上,各式车辆川流不息。

许珪坐在调查组的车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一辆辆看不懂牌子的车飞过,偶然抬头,发现了车窗外泛红的天空,眼睛一亮。

“哇!好漂亮!”许珪一时想不出形容词。

修洛迦也跟着偏头看去,应声道:“确实好看。”

即便事实上,他对这种东西毫无感觉。

坐在两人中间的东方既白,用手指掸了掸修洛迦靠过来时蹭到的衣袖,磁性的声音带着深入骨髓的优雅淡然:“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景美人孤,原来,许先生是喜欢这种吗?”

许珪眼角一抽。

……不,他就是单纯喜欢好看的云彩罢了。

求别再做阅读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