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有夜便缠绵(1 / 2)

割鹿记 无罪 5416 字 6天前

华沧溟看着身前热茶散逸的热气,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慎重问道:“先生早觉得邹家内里有问题,不知查到了什么线索没有?”

顾留白摇了摇头,平静道:“我的手伸不到幽州那么远,而且我提早去查这件事,可能就会引起邹家有些人的警觉,反而不如要么不动,一动就惊动老妇人和华家。但可以确定的是,当年那支去楼兰的队伍遇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华沧溟的双手微微握紧,寒声道:“我们一定会查出真相。”

“老夫人岁数太大,不要让她劳心劳力,只要让她知道个过程就可以了。”顾留白看着华沧溟,笑了起来:“陈屠,今夜火堆边上坐我身边的那个人,他说他很擅长从人口中掏出真实的答案,你可以让他试试。”

“好。”华沧溟没有犹豫便答应了。

他知道有些人开口说出的事情也未必是真的,但有些人很擅长让他们说出真话。

至于顾留白身边这些人的能力,他见过贺火罗的那一拳之后,便不再怀疑。

甚至连瘦得浑身骨节都鼓起的周驴儿,也给了他足够的惊喜。

那洗的通红的瘦弱身体里,有一种分外澎湃的生命力在涌动。

伴随着呼吸,他感觉到了一种似乎很微弱,但又似乎永远不会断绝的真气在周驴儿的体内流转。

那绝对是一种极其高明的真气法门。

现在黑沙瓦方面的具体军情并未传递到龙勒子镇这边,华沧溟还无法将顾留白和黑沙瓦那边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但仅是展现在他眼前的这些,就已经不想让他去探究这名少年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势力背景。

这样的人物,根本不需要借助邹嘉南来从邹家谋夺些什么。

“顾先生,我是个武夫,不太擅长表达,若是说错了话,请您不要在意。”华沧溟鼓足了勇气,看到顾留白点头之后,他才接着说道:“我知道您不会对邹嘉南有丝毫恶意,从他对您的态度就看得出来。但换一个方面来看,您对他的影响挺大的,我知道先生并非坏人,但先生既然决定取道幽州去长安,必定是做大事的,我不想因为您的关系,再让嘉南处于某些危险的境地。”

“我明白。”顾留白平静的看了华沧溟一眼,道:“你看得出邹驴儿是个没有什么心机的人,你生怕我利用他,但请你放心,他是你们的家人,但在此之前,他一直是我的家人。”

华沧溟心中一震,道:“是。”

顾留白微笑起来,“而且你应该想想,正是因为我,他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你若是真心想为他好,不想让他烦恼,便不需要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是我多虑了。”华沧溟歉然道:“先生并非普通人,我却习惯用普通人的想法来揣测先生。”

顾留白站起身来离开之前,微笑着说道:“邹驴儿说的不错,你是个好人,我很高兴世上真正关心他的人又多了你一个。”

邹老夫人服了些药汤,终于沉沉睡去。

虽然太过劳累,但有周驴儿睡在她身前的铺子上,她睡得分外安稳。

周驴儿觉得被褥太软,而且没有熟悉的味道,但他一向很能睡,所以也很快的睡着了。

只是这个营区里,跟着邹蓑衣和吴管事前来的那些人,却很难入眠了。

这一夜,另外一个地方的裴云蕖也睡不着。

她以前也和顾留白一样,能睡的很。

无论是在颠簸的马车上,还是在闹哄哄的客栈里,她想要睡觉,很快就能睡着。

有时候还能睡得流口水。

越疲惫她越睡得香。

但眼下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她却还是睡不着。

一闭眼就是黑沙瓦里的烟气,就是顾留白的背影。

当时只知道跟着他冲杀,用最快的速度跟在他的身后,脑子根本没有思索的余地。

现在可好,当时没想的东西似乎一股脑子就泛了出来,灌满了她的脑子。

敏捷、迅猛、冷酷…顾留白那些干脆利落的刺杀,每一个动作,此时在她脑海里出现的时候,都会让她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若换了她是那些吐蕃的将领,她也会同样死得很干脆。

他在烟气里悄无声息穿行的样子,就像是草丛中隐匿的猎豹,专注,毫无杂念,不知恐惧,甚至感染得她都不知恐惧。

更不用说最后击杀格桑的那种冷静。

那种让屠魔卫都鸦雀无声,黯然退却的气势。

而且一只手给自己包扎,上药。

怎么能够做到的?

“啊啊啊啊……”